猫咪社区给我官网

“王老板,这钱我不收,想问什么尽管问,能说的我都会说。”

这名执法人员压下心底的贪念,道。

虽然钱不能收,可照样可以卖王富贵一个好。

他知道,这些商人都是大方之辈。

这次卖一个好。

下次说不定可以收获更多。

“兄弟,怎么称呼?”

王富贵一脸自来熟,套近乎道。

“叫我‘武三’就好!”

这名执法人员警惕的看了四周一眼。

发现自家大队长没有注意到自己,这才松了口气。

“三哥,们大队长的脸色,好像不大好。”

穿超短裤清凉装夏季美女生活照

王富贵是个聪明人。

没有直接问凶手的事情。

反而是拐弯抹角,打听大队长的情况。

其实,这归根究底还是同一件事。

“哎,这事情,说来话长,只能怪我吗倒霉,踢到铁板了。”

‘武三’一脸苦涩,叹声道。

“什么踢到铁板?莫非,那个老牛有大背景?”

王富贵脑海内,不由地闪过一道年轻的人影。

这人影,不是别人,正是苏辰。

“岂止是大背景啊,他背后的那位苏公子,简直就是一尊超级恐怖的存在,别说是我们队长了,连金卫统领,都被人家白白揍了一顿。”

‘武三’回想起这个事情,都是一脸心有余悸。

“什么?连金卫统领都出面了,结果还被打?”

王富贵混身一颤。

不由地想起之前苏辰猛揍星魂公子的一幕。

那脸色,简直一片恐惧。

“哎,金卫统领被打,这还只是小事情,最关键的是,连城主府的第一‘箭神’也都被吓得服软啊!”

‘武三’这句话说完之后,立刻就后悔了,马上把嘴巴合起来。

“王老板,今天话说得有些多了,以后再聊!”

王富贵看到‘武三’想要离开,当然不愿意,立马把人拉住。

然后,又要掏出银票。

‘武三’犹豫了一下,还是果断摇头拒绝。

“王老板,的案子,上头很重视,已经全面展开调查,这两天肯定会有结果,不过……”

‘武三’说到这里,微微一顿。

“不过什么?”

王富贵看到对方一脸吞吞吐吐的样子,顿时急了。

“不过,这案件的凶手,十有八九跟药街没有关系,所以想要赔偿的事情,怕是不好操作。”

留下这句话后,武三就急匆匆离开了。

“什么?要不了赔偿?”

王富贵吓得脸色都白了。

前几天,自己听说凶手是药街的老牛,整个人,除了愤怒,更多的是庆幸。

庆幸什么?

当然是庆幸药街的人有钱啊!

只要抓到凶手了,那就可以狮子大开口敲诈一笔。

相信那位苏公子肯定不乐意看到自己手下人去坐牢,愿意私了,赔偿自己所有损失。

顺便,还能趁机捞一笔。

可没想到,这个事情居然出现了转折。

“到底是谁放火烧了我的店铺?”

王富贵眉头紧锁,脸色黑得像块抹布。

“真凶,究竟是不是老牛?”

“还是说,执法队的人,迫于那位苏公子的压力,不得不把罪责推到另外的人身上?”

“哼……不管是谁,我王富贵都要找出真凶,要血债血偿。”

王富贵凹陷的双眸深处,充满阴冷杀机。

第九大道,不远处。

刘家店铺。

刘熊野回来之后,便让人打听执法队的行踪。

当他听说,这群执法人员在王富贵的店铺,重新调查取证的时候,吓得脸色都白了。

“这个事情,怕是瞒不了多久。”

刘熊野像是热锅上的蚂蚁,坐立不安。

恰好,这时候,作坊里的负责人敲门走了进来。

“老板,第一批金蛋已经制作完成!”

这位负责人一脸喜色,道。

“真的?第一批金蛋做出来了?数量有多少?”

刘熊野暂时把纵火案的事情抛之脑后。

“五十万个,按照您说的,关于二等奖的奖品,还有三等奖的奖品,全都是仿制药街那边的。”

这位负责人嘴角露出一抹阴险的笑容,道。

“哈哈……好!”

刘熊野大笑一声,拍了拍这位负责人的肩膀,又道。

“这些联名购物卡,还有消费券,那些商家能够查得出真伪吗?”

听到这个问题,负责人愣了一下。

本来想说自己还没去店里尝试。

可是一看到自家老板期待的目光,立刻改变主意。

“老板放心,这些购物卡,还有消费券,肯定没有问题,至少在短时间内,那些商家肯定发现不了。”

负责人推了推自己厚重的眼镜框,道。

“很好,这次做的我很满意,放心,说好的一成利润,肯定少不了。”

刘熊野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。

这次的‘砸金蛋’活动,可以说是真正的一本万利。

除了特等奖的院子一套,还有一等奖的奢华马车,这些需要自己真金白银付出之外。

后面的二等奖、三等奖,全都是仿制药街的购物卡、消费券。

自己用不着付出半毛钱。

“赶紧去作坊盯着,让那些工人手脚放快点,必须再明天之前,给我生产出一百万个金蛋。”

刘熊野豪情万丈,道。

“老板放心,现在咱们的工钱都是按照数量计算的,这些工人,比谁都拼命。”

负责人点头哈腰,道。

按理说,事情禀告完之后,也是时候离开了。

可他却因为什么事情,正在犹豫着。

“还有什么事吗?”

刘熊野阅人无数。

自然看出了自己这个手下内心在犹豫。

“老板,有个事情,考虑了好久,还是打算跟您说一下。”

负责人确定下来后,脸色轻松了不少。

“咱们作坊里面,有个工匠,他儿子得了重病,需要十万两银子才能救治,想问一下,能不能跟您借一点。”

“这个工匠,正好是我的一个亲戚,之前他就是在为药街干活。”

“此番,咱们之所以能够成功撬对方墙角,挖走这么一大批工人,他在其中发挥了重大作用。”

“所以,我想帮他一把,您能不能……”

负责人说到最后,声音小了很多。

“想借多少?”

刘熊野气势十足,道。

“一万!不……两万!”
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