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蕉影视app安卓

儒殿后有一个花园,迎云海而开。

园中开尽百花,繁花似锦,四季不败,犹如春日融融。且奇树俱备,小溪湍急,溪上加有拱桥,人行于上面,可发出宫、商、角、徵、羽五音。

花园与云海相接处,建有亭台楼阁,柱以斑竹调饰,朴实淡雅。

这时封青岩和教主从殿中走出,来到花园中边走边说,观赏着花园美景,以及变幻莫测的云海。

教主白袍洁净,面容俊朗,身姿清瘦挺拔,步履轻缓稳实,犹如芝兰玉树般,似乎散发着淡淡华彩。

手中拿着一把白色折扇。

温文尔雅间,又见胸襟秀丽。

行走于如若飘在云海的花园中,似乎整个人与天地融为一体般,有种让人说不出的韵味。

在封青岩失神间,只见教主鬓若刀裁,眉如墨画,目如星辰。

如在画中行走般。

所谓“龙章凤姿,天质自然”,大抵亦不过如此。

“敢问教主,如何解决圣道九重天的黑雾?”封青岩回神过来便看着云海问,以他虚圣的身份亦有资格知道。

穿着雨衣的活泼女孩

虽然教主之前有言,亦无办法,难道便眼睁睁看着圣天崩塌?

“先上圣天看看吧。”

教主仰望天空沉吟一下道。

“教主先前所言,圣道九重天之上无天国,黑雾可是从何处而来?”封青岩有些好奇道,“这些黑雾又是什么?竟然可腐蚀圣道法则锁链?”

教主蹙了一下眉头,便道:“既然封圣今日问到,以封圣的身份,亦可知道此事。那黑雾便是诡异黑雾,乃是由帝心而生,威力远超‘诡异’,甚至连一些‘禁忌’,亦有所不如。”

“帝心而生?”

封青岩震惊不已,想不到诡异黑雾竟然由帝心而生,连忙道:“这帝心是?”

“便是商帝之心。”

教主眺望着云海,道:“圣道九重天,除了镇压天运外,还镇压着商帝之心。”

“商帝之心?”

封青岩心中猛然震动起来。

这时他有些惊骇看着天空,可惜只能看到圣地的天空,无法看到周天下的天空。

蓦然间,他的心脏剧烈跳动起来,似乎要蹦达出来般。

咚咚——

心脏发出巨响,如雷般。

但是心脏跳动的声音,却让他有种奇异无比的感觉,似乎有些不真实。此时,他身子微微颤抖起来,在心脏的剧烈跳动之中,竟然出现心慌。

心慌得难受。

“在太卜兰台传出‘禁忌’将要出世的消息时,四教皆以为可借助帝心镇压‘禁忌’,谁知不论是太卜兰台还是我教三坟山,皆无法推演出镇压‘禁忌’之法……”

教主静静道。

这时他走到花园边缘,站在与云海相接的悬崖边上,沉吟一下又言:“原来是帝心出问题了,这,比‘禁忌’出世更加可怕,再无法借助帝心镇压‘禁忌’。”

“敢问教主,帝心与‘禁忌’有何关?”

封青岩努力平静下来。

“传言‘禁忌’便为帝心所生。”

教主道。

这怎么可能?

封青岩脸色震惊,有些不敢相信,这岂不是说恶鬼是商帝所生?这个消息实在太过惊骇了,让他一时之间难以接受……

“史书上记载,在鬼商的末年,恶鬼横行天下,处处皆是地狱,民不聊生……”封青岩控制自已的情绪,一瞳瞳到花园悬崖边上,看着云海缓缓道:“亦有史书记载,恶鬼来自虚危界,乃是商帝所放;亦有野史记载,恶鬼乃是商帝的邪念所化……”

封青岩沉吟片刻,便看着教主俊朗的侧脸,道:“教主言诡异黑雾,乃商帝之心所生,岂不是等于说恶鬼乃商帝邪念所生?”

“亦可如此说。”

教主点点头。

“但,这怎么可能?”

封青岩紧紧蹙着眉头,依然无法相信。

此时,他仰望着天空,似乎在看到圣道第九重天般,道:“既然恶鬼乃帝心所生,为何诸圣不灭了它?却镇压于圣道九重天之上?倘若诸圣灭了帝心,岂不是彻底消灭了恶鬼?还人间一个朗朗乾坤,世人不必再谈鬼变色,更不需常年镇守黄泉鬼地,以人命换恶鬼?且,把帝心镇压于圣道九重之天,始终是祸患。”

“有理。”

教主点点头,却道:“但帝心不死不灭。”

“不死不灭?”

封青岩有些不相信,天下有什么可以不死不灭?况且,至圣先师乃上上品圣人,又岂会灭不了一颗帝心?

强如商帝,亦死了,心被取出。

诸圣还奈何不了一颗心?

此时他诧异无比,道:“连至圣先师,亦无法灭掉?”

“既然至圣先师把帝心镇压于圣道九重之上,自然有至圣先生之理,此不是吾等可揣测。”

教主摇摇头道。

毕竟现在不是诸圣时代,谁又能够知道真假?

不死不灭,乃是传下来的说辞,谁能去验证?且,至圣先师级别的存在,便连普通圣人亦不知,至圣先师已经强到了何等地步。

谁知至圣先师是不想灭,还是无法灭?

又或者有其他深意?

“因帝心不死不灭,诸圣便只能把帝心镇压于圣道九重天之上,欲想以我文道圣洁之力,净化帝心,感化帝心,以及化去邪念……”

教主沉吟一下道。

“这能行?”

封青岩有些怔住,微微蹙着眉头,感觉有些不靠谱。

“封圣可知何是文?”

教主闻言一笑道,未待封青岩回答,便言:“经纬天地曰文;道德博闻曰文;慈惠爱民曰文;愍民惠礼曰文;赐民爵位曰文;勤学好问曰文;博闻多见曰文;忠信接礼曰文;能定典礼曰文;经邦定誉曰文;敏而好学曰文;施而中礼曰文;修德来远曰文。”

这时,教主背负双手,一步步行于云海中,口中吐言道:“刚柔相济曰文;修治班制曰文;德美才秀曰文;万邦为宪、帝德运广曰文;坚强不暴曰文;徽柔懿恭曰文;圣谟丕显曰文;化成天下曰文;纯穆不已曰文;克嗣徽音曰文;敬直慈惠曰文;与贤同升曰文;绍修圣绪曰文;声教四讫曰文。”

一个个白色文字飘于云海中,迸发出一道道圣洁的力量,犹如黄钟大吕般震耳欲聋,让封青岩内心震荡不已。
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