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葵视频色版app下载草莓

包子揪起衣领捂住口鼻,但过道另一边的乘客突然抓住她的肩膀,拉扯间她的袖子被往下扯,衣领也被扯下去,刚刚喷的催眠剂是喷雾状,只要别吸进口鼻里就行,这会儿效力减弱,包子吸进去几口,还不至于立刻倒下。

一直没见他亮武器的郑叔,这时不知从哪抽出一根香烟点燃,不过只是点燃,他并没有吸。

香烟燃烧出的烟雾飘散在车厢内,失控的乘客像是被迷住了眼睛,突然失去目标,左看右看,却好像看不见我们。

车厢前半部分的乘客被催眠/剂‘哄’睡了,后半部分的乘客失去目标,茫然四顾,就是找不到攻击的目标。

司机被打晕了,大巴停在乡间公路的路边,周围是荒草秃山,前后都没有落脚的地方。

包子的眼皮直往下沉,已经困得睁不开眼了,我们下了车,王叔另拿出一个小瓶子,冲着包子的脸喷了一下。

她立刻打了个喷嚏,睡意渐渐退去,周叔打量周围的环境,车驶下高速有段距离了,步行跑回去也要十几分钟的时间,走路的话起码要半个小时。

虽说我们没有跟着客车一头扎水库里,但如果有人要在这对我们下手,还是很方便,且隐秘的。

车上的人陆续都睡着了,大巴车的车箱本来就是封闭空间,只有最后一排座两边的窗户能打开,因为开空调的关系,一路上都是关着的。

催眠/剂在里面散开,原本没有立刻睡着了的后排座乘客也垂下头陷入沉睡。

郑叔的香烟只能让被控制的乘客失去目标,没办法让他们彻底清醒过来。

解铃还需系铃人,问题是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,能藏住的东西太多了,我们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在背后搞鬼。

沈梦辰花丛中唯美写真 销魂香肩白嫩细滑

车上的乘客都被控制住,做这件事的人肯定不在乘客里,而且现在车上的人都睡着了,包括司机,幕后的家伙应该在车外。

今天的天气阳光明媚,昨晚的暴雨反倒将天空洗刷得更蓝了。

这光天化日之下,却没有安全可言,周叔突然冲路边的草丛低喝一声:“谁?出来!”

路边的草丛没多高,荒草只到我们膝盖而已,一个东西突然蹿出来,径直扑向我的背包。

书灵的遗体在我背包里,那东西明显是冲着遗体来的,因为我侧身站着,所以见到有东西扑过来,我立刻转身,正面对着扑来的东西。

怪不得周叔他们看了半天,都没发现附近有异常,直到这东西动作幅度大了,周叔才发现它。

这是个绿草编的小人儿,或者应该说是稻草人的绿色版。

它还没我的膝盖高,但动作异常灵活,它的四肢不是随意将草叶捆成一团的简陋款,而是精心编成了麻花辫的样子,再由一根根麻花辫编成胳膊腿儿,说是手工艺品也没问题。

绿油油的小人儿却顶着一颗菜头脑袋,还是颗倭瓜,里面镂空,雕刻了五官,很像西方鬼节时家家户户摆在门口的南瓜灯造型。

派这样的东西来抢遗体,会不会有些过于儿戏?

我一拳打中了倭瓜头,绿草人被打飞出去,跌进路边的草丛里。

然而我没想到,一个绿草人倒下去,成百上千的绿草人站了起来。

顷刻间,路两边的草丛里跳出数不清的绿草人,我压抑不住内心蠢/蠢/欲/动的念头,问这些小人:“你们还缺手工工人吗?计件那种,我有时间,我可以接活!”

这么多的草绿人,全是手工编制,那一定需要人手来做,像编中/国结、串珠,都需要工人来做。

做个兼职补贴下家用,反正我不需要睡觉,还可以介绍白云的工具人一起,截源开流,岂不美哉?

绿草人不理我,一窝蜂扑上来想抢背包,我有点失望,还以为通过它们可以直接和操纵者交流,现在看来是不行的。

周叔拿着弹弓,嘭嘭嘭,连着发了三颗爆炸弹丸,这次的爆炸范围小,可能是怕误伤到大巴车。

周叔用的弹丸种类还挺多,他昨天使用了那个‘漩涡’弹丸后,我还以为他要大病一场,可今早看他气色已经恢复了,只是他的鬓角处,多了两抹白。

一夜之间,他多了两撮白发,这准是他使用漩涡弹丸的副作用,也可能是代价。

爆炸弹丸炸飞了几片绿草人,它们或被‘肢/解’或起火燃烧,吴叔和王叔把我和包子夹在中间,他们对付左右冲上来的绿草人。

由于是近战系,他们只能等绿草人过来了才动手。

我的业火不能用,就从背包侧面抽出了钩棍儿,这东西经过伪装,好不容易才带上的火车,现在拿出来用,得临时组装一会儿。

等我拼上钩棍儿,吴叔和王叔已经有点应付不过来了,王叔的短笛有次数限制,他都是等绿草人一大群围上来,眼看就要把我们淹没的时候才用一次。

不过好在他这个次数限制是按天算,一天用五次,从这威力来说,已经相当不错了。

因为凡是被短笛的能量入侵的绿草人,瞬间从内部炸裂,没有一个能留全尸。

吴叔的镜子也是,凡是被镜子中跑出来的唐诗勒住的绿草人,最后不仅身首异处,而且碎得不能再碎了,仿佛是一台唐诗铡草机。

其实我的钩棍儿对付这种草编的东西,没有啥优势,不如砍刀来得痛快,还容易把绿草人穿成串,毕竟它们数量太多,呼啦一下冲上来,不知怎么就变串糖葫芦了。

包子见我们打得激烈,她却没有武器可用,干脆上手,被我串住的绿草人,被她暴力扯散,啊呀呀地叫着,配上凶狠的表情,有那么点暴走萝莉的意思。

绿草人大军被我们霍霍光了,包子累得够呛,脸蛋儿上全是汗。

“呵呵…呵呵……”一阵低笑从一片树林中传出来,这声音苍老,低低地、像是快要断气似的笑声。

跟着笑声出现在我们视线内的、是一个穿着深蓝色衬衫的老太太。

老太太没穿奇装异服,面目甚至称得上慈祥,就像是刚从公园锻炼身体回来的寻常老人。

可她的手里,拿着一个缩小版的绿草人,那小人儿抱着她的手,一副亲昵模样。

等她向我们走近些,那小人儿却龇牙咧嘴,对我们怒目相向。

这小人儿的脑袋不是倭瓜做的,也就一颗棒球那么大,好像是芥菜疙瘩?

种菜不易,把蔬菜全雕成小工具人,会不会太浪费了?

“这位大娘,我先提醒您一下,建国以后,植物也不能成精。”

老太太听了我的提醒,面带微笑地说:“没事,它们没有生命。”

没有生命就不是活物,只是她用秘法驱使的傀儡。

“您老人家也想要这东西?”我晃了晃身后的背包。

“好东西,谁会嫌多啊。”老太太笑着,眼睛里好像闪过了一抹诡异的光,速度太快了,我也没太看清,但客车上的乘客,全都从座位上站起来,行尸走肉般下了车,朝我们这边走来,包括被打晕的司机。

牵扯到人命,我们的掣肘太多,我是很想尊老爱幼,可是也得看场合吧。

“周叔,我能打死她吗?咳不不,是当场击毙!”我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,特别认真地看着周叔。

擒贼擒王,她控制的绿草人和乘客,只要把她打掉,问题自然就解决了。

“你别冲动,试试小陈给你的东西。”周叔沉声说。

他不提我倒忘了,还有驱邪手链呢,但上次的效果好,是因为直接用手链打中了那年轻人,我想了想,把背包卸给包子,抢在乘客赶到前,向老太太跳过去。

我的弹跳力,绝对会让那位人类科学家掀翻棺材板,一蹿就蹿到了老太太跟前。

老太太并不慌张,她直视我的眼睛,嘴角带笑,举起手中的小草人,嘴里好像念叨着什么。

突然,她眼中再次射出那抹诡异的光,直直朝我的眼睛扎过来。

速度实在是太快了,我来不及躲闪,就在我以为会和葫芦娃里的千里眼一个下场时,我的眼睛却在接收到那道光这后,反射出另一个道光,同样迅速地扎进了老太太的眼睛里。

原理大概等同于是镜面反射!

只是反射回去的光,明显不是她放出来的那道,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手链还没亮出来呢。

“啊——”老太太的眼睛被光刺到,立刻捂着双眼弯下腰。

有这么夸张?我感觉她可能在演戏,于是没有停手,趁她弯腰,抽高袖子露出手链,照她的头顶拍去。

“啊——”这一下,她的惨叫声高了一倍,我是没用全力的,不然她脑袋早爆了。

她反应如此夸张,肯定不是因我下手重,我立刻后退,别等她发狂再来挠我。

老太太放开捂眼睛的手,这可把我吓一跳,她眼睛竟然变成了两个黑洞,皮肤下面有东西在动,此时的情景有点眼熟,我回忆了一下,发现她这皮下鼓包的情况,和杨新立死前的情形一模一样。

好像有很多东西想冲破她的皮钻出来,杨新立是没有突破口,最后变成了干尸,化成了灰,而现在老太太这双变成空洞的眼睛成了突破口,幸亏我退开了,不然准被她眼眶里喷出的黑烟给呛到。

黑烟争先恐后往外钻,她一双眼睛变成了大烟囱,黑烟足足往外涌了一分钟,一个人才有多少重量,喷血喷上一分钟,人都得枯了。

黑烟喷完老太太就倒下了,她比杨新立强点,没化成灰,好歹留了一把骨头。

我赶紧掏出镜子,照照自己的眼睛,什么时候我的眼睛变镭射眼了?

“怎么了姐?你脸受伤了?”包子看到我照镜子,立刻凑过来,盯着我的脸看。

“没,一切正常。”我收起小镜子,转过头看向刚走到我们近前的乘客。

他们仿佛刚刚从梦中醒来,全都一脸茫然和错愕,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下车,站在乡间公路上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“下车了?”

“唉?刚才我还在车上呢……”

乘客彼此议论,面面相觑,有人问司机怎么回事,司机自己还懵着呢,他一边揉着自己的后脖子、一边说奇怪。

周叔这时走到司机面前,说:“我记得,刚才差点撞到大树,所有人都晃了一下,差点翻车。”

周叔临时编的理由,没头没尾的,自然有人提出异议,说为什么会下高速?为什么走这条路?干嘛撞树,天气这么好,根本不存在路滑的情况。

郑叔说可能是大家被晃的那一下,对脑部造成震荡,产生了短暂的失忆,失去老太太的控制,催眠剂的效果上来了,乘客们有点犯晕,连忙回到车上,以为这就是脑震荡引起的眩晕,于是不再问什么。

司机对自己将大巴开下高速的事完全没印象,王叔接着周叔和郑叔的理由往下编,他们三个人像玩故事接龙似的,王叔说在高速上出了点小故事,司机师傅想抄近路,怕耽误大家的时间,没想到乡间公路上突然冲出来一头野猪,所以司机才会打转方向盘,差点撞树,后来多亏司机技术高,避开了大树,也没掉进沟里。

既然乡间这条近路不太安全,他建议大家还是原路返回,可能现在事故已经处理好了。

有人忽然问,你们几个怎么没事?

吴叔这时接话道:“我带了清脑丸,本来准备熬夜提神用的,就几颗。”

有药当然是先给自己人,别人也说不出什么,况且没人受伤,谁会计较清脑丸的问题。

他们四个一顿故事接龙,总算把乘客给糊弄住了,当然,他们确实不记得从高速上下来的过程,除了脑震荡失忆,恐怕他们想不出别的可能。

时空隧道、外星人劫持?哈哈,别扯了,没人会说出来引其他人吐槽。

等司机的药劲儿彻底过了,大巴重新出发,始回高速公路上。

‘小事故’显然已经解决了,高速路上畅通无阻,乘客虽有抱怨,却没将事情闹大。

fpz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