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丝瓜视频

手机端 半晌后,极阳打破客厅里的沉默向极阴子问道:“会是天王殿干的吗?”

只见极阴子毫不犹豫的沉声道:“在没查到任何蛛丝马迹之前,我们不能胡乱揣测。”

顿了顿,极阴子眼神凌厉的扫向众人,语带坚决的说道:“绝不能因仇恨冲昏我们的理智,这样才能寻找到真正的行凶者!”

极阳等人心中一阵凛然,齐声应是。

从始至终,王乐都保持着沉默,仿佛就是个局外人,冷眼旁观着这一切。

不过王乐心里清楚,自打他与外公极阳在四九城相遇的那一刻起,就与南华观是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的关系,此生都无法摆脱。

这也使得王乐内心深处掩上一层阴霾,忧心忡忡。

因为在他看来,来者不善,善者不来,能将南华观最重要的生财之地落凰山给偷袭了,显然是畜谋已久。

既然对方不想让南华观查出蛛丝马迹,那么极阴子想要调查清楚的话,绝对不是短时间能完成的事情。

最重要的是南华观因为落凰山事件而落入修炼资源短缺的窘境,显然在短时间内是无法摆脱了。

除非极阴子能找出弥补修炼资源短缺这个大窟窿。

不过王乐见极阴子和极阳两位藏在眉宇之间的深深忧虑,就知道他们为此一筹莫展,无法解决了。

夏日清新短发红唇少女私房纯真笑容写真图片

就在王乐心有所想的时候,极阳又一次打破客厅里的沉默,沉声向极阴子道:“一年时间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,即便凭着观中底蕴,能度过去,事后也会元气大伤,我们得群策群力,尽快想出应对的办法,否则的话,观中上下士气,难免受到重挫!”

说到这里,眉头拧紧着极阳长长叹了口气,道:“换着以往也就算了,如今正值多事之秋,联盟风雨飘摇之际,武道界平衡格局,随时都有可能被颠覆,南华观如果不能紧紧拧成一股绳,上下一心的话,后果堪虑啊!”

极阴子能坐上南华观掌门之位,并以足智多谋著称,极阳能想到的,他心里当然门清得很,甚至想得更深。

只不过藏在内心深处,没有表露出来罢了。

这时极阴子顺着极阳的话,同意道:“乱世倾轧,大到门派,小到个人在滚滚大势面前,只能随波逐流,顺之则昌,逆之则亡!”

说到这里,极阴子嘴角含着深深的苦笑之意,轻声又道:“但南华观衰落已久,早已不复千年之前的强盛,在这乱世之中,顺之也危,逆之必亡啊!”

少言寡语的李鸿儒一生以师门为家,听到这里不由得两眼泛红,情不自禁的道:“武道界强者为尊,这乱世是那些顶尖门派和隐世道统的棋盘,谈笑风生中挥斥方遒,视弱者为蝼蚁。”

“而我们终于只不过是一枚无足轻重的棋子罢了。”

李鸿儒的话让众人都再次沉默,各自心中都感到深深的无力感。

也就王乐不在其中,毕竟他自小到大,经历了这世间绝大多数人不曾经历的凶波恶折,无数次的险死还生,让他对世事早已看透。

即便是极阴子和极阳这些长辈,在这上面也远远不及王乐。

对于王乐来说,这世上从来就没过不去的坎儿,再艰难的困境,强撑过去就是了。

心思念转之间,王乐终于不再保持沉默,故意咳嗽了一声打破客厅沉闷,令人闯不过气来的压抑气氛。

这使得客厅里的其他人不约而同地将视线落在了他身上。

王乐脸色平静,轻声说道:“俗世有句话叫着风雨之后见彩虹,也有一句叫着梅花香之苦寒来。”

顿了顿,王乐的音调渐大继续道:“乱世不仅仅是顶尖门派和隐世道统的棋盘,也更是冒险家的乐园!”

说到这里,王乐意味深长的看向众人,问道:“这乱世会是南华观的乐园吗?”

“额!”众人一怔,这是他们第一次听到如此有意思的比喻,感觉到十分新鲜,心中本有的压抑和悲伤,不自觉的散去了许多。

客厅里压抑的气氛,也就在王乐这三言两语之间轻松了很多。

极阴子的脸上露出一丝饶有兴之色,看向王乐问道:“话,谁都会说,难不成你有什么应对之法?”

极阳眉头微微一皱,轻声呵斥王乐道:“你小子才来武道界,什么都不懂,就不要乱说。”

这时李鸿儒和温守礼师兄弟三人,看向王乐的眼神,情不自禁的露出怀疑之色。

毕竟王乐初来乍到,有什么能力解除南华观接下来一年缺少修炼资源的紧迫危机?

只见极阴子摆手道:“如今老夫是一筹莫愁,正想着集思广益,那就让小乐先说说看,也许他会给我们一点惊喜。”

顿了顿,极阴子轻声一笑道:“比如今天的两场擂台比试,给老夫的惊喜就不少。”

众人顿时眼睛一亮,充满期待的看向王乐,嗯,死马就当活马医了。

这时就见王乐耸了耸肩膀,嘴巴一撇的道:“既然武道界强者为尊,又是乱世,想必以往的规矩都不管用了,那咱们缺什么,就抢什么呗!”

极阴子:“”

极阳:“”

其他人:“”

王乐微微一笑,问道:“怎么?我说的不对吗?”

李鸿儒满头黑线的道:“公子爷,这就是你的应对之法?”

温守礼忍不住跟着说道:“小师弟,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啊!”

王乐翻了个白眼道:“我当然不是开玩笑,而是认真的。”

站在一旁的丁巍,轻声嘀咕道:“小师弟,你在俗世红尘里干的是土匪行当吗?”

“噗!”王乐额头顿时三条粗粗黑线,都不想再看丁巍一眼。

极阳的脸色绷得老紧,实在是被自家外孙这无赖样给气坏了,瞪着眼就呵斥道:“胡闹!”

王乐不置可否的呵呵一笑,没再反驳,乖乖闭上了嘴巴,心中暗道:“想要面子,又想要里子,这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。”

在王乐看来,外公他们都太循规蹈矩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