茄子视频app懂你更多下载安装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念穆看着声明微博下面的评论,大都是一片不相信的言论。

   即使双方的发表了声明,他们还是觉得,慕少凌跟蒂亚肯定有关系,并不是他们声明上说的那么清白。

   念穆看着他们的发言,像慕少凌这样的公众人物,吃瓜群众肯定很多,特别是这种违反社会道德的事情,他们自是不愿意让事情这样就结束。

   看来时间还要有一段时间才能够结束。

   念穆把手机放下,评论的人要么是声讨的骂蒂亚不要脸当小三,要么是站在蒂亚那边,说跟慕少凌其实挺般配的,她叹息一声。

   至于为何会叹息,她的心里乱的很,也没有答案了。

   ……

   翌日。

   念穆补了个觉,一觉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中午。

   她做了很长的梦,梦里的内容凌乱不堪,关于慕少凌的,也关于蒂亚的,虽然凌乱,但好歹是睡着了,她做起来,感觉自己的精神好了很多。

   念穆看了一眼时间,已经是中午。

   中分波浪卷发少女甜甜圣诞节雪白唯美写真图片

   她慢悠悠地起床,然后给自己准备了一份午餐,吃完以后,收拾了一下,然后往医院那边去。

   汤苏因为小产身体虚弱着,过去了这几天,还住在医院,她计划着今天去医院探望一下。

   坐着计程车到了医院后,因为不知道汤苏在哪个病房,无奈之下,她只好走到护士站问着。

   护士听闻她找汤苏的,警惕问道:“是病人的家属吗?”

   “不是,我是她的上司,知道她生病了,所以专门来探望的。”念穆解释道。

   “真的是上司吗?这几天我也没看见来探望啊。”护士狐疑着,还是没有告诉她汤苏的病房。

   “前几天都是工作日,这不今天是周六吗?我才有空,我真的是她的上司,看,我还带着礼物来的。”念穆说道。

   护士看着她也不像是坏人,于是报了汤苏的病房,“就在1421病房。”

   念穆点了点头,好奇道:“护士小姐,我能问一个问题吗?”

   “什么问题?”

   “为什么我提起汤苏的时候,会这么警惕?这几天是发生了什么事吗?”念穆问道。

   护士叹息一声,说道:“本来病人的隐私的事情我是不该透露的,但是跟她同一个公司的,肯定知道什么,那流掉的孩子的父亲就是她的直属上司的,这身体虚弱的人不注意就会流产,这也是常见的事情,但是她孩子的父亲,却是一个有妇之夫,那男人的正牌妻子知道这件事以后,天天带着人来闹,到现在,还有其他人来闹着,眼中影响了医生护士的工作,还影响了病人,前两天就因为那些家属闹着让一个来做检查的产妇动了胎气,直接推进手术室生孩子了,早产呢,但是汤女士她的身体不好,我们也不能不顾她的身体的情况茫然安排出院,所以我们昨天给她换了病房,主任下达了命令,如果有人问起,我们也不能轻易透露。”

   念穆听着缘由,点了点头说道:“您放心吧,我不是来闹事的。”

   “我看也不是来闹事的人,不过病人这几天的情绪很抑郁,若是她的上司,就好好劝着她看开点吧,她还年轻,离开了那个男人,遇到好的,以后孩子还是会有的。”护士说道。

   念穆笑着点了点头,往病房那边走去。

   找到了1420病房,念穆敲了敲门,走了进去。

   病房是单人间的,她推门走进去的时候,一个中年妇人站起来,看着念穆问道:“是谁?”

   “我姓念,是汤苏的同事。”念穆说着,看着病床上的汤苏。

   汤苏见到是念穆,她诧异道:“念教授,怎么来了?”

   “知道住院了,所以来看看,前两天忙着重新开始研究一直没有空,今天才有空过,所以就想着过来看看。”念穆说着,把手上提着的营养品放到桌子上,“现在的情况需要进补,养好了身体才是根本,这些都适合吃。”

   中年妇人看着念穆带来了一大堆的补品,与前几天闹事的人根本不一样,所以才放下警惕来,热情道:“念女士,您太客气了,这些您还是拿回去吧。”

   “这些都是汤苏适合吃的,们就收下吧,是汤苏的母亲吗?”念穆问道。

   “是啊,我是小苏的母亲。”汤苏的母亲还是懂的那些等级制度的,一听到汤苏叫她做念教授,就明白眼前的人不是汤苏的同事那么简单。

   从汤苏入院的那天开始,一直到今天,来的人倒是多,但是都是进来就指着汤苏鼻子骂的,甚至还拽着她要她出院的,让她刚手术不久的身体又一次大出血。

   从那天开始,就不断的有人指指点点,没有一个是真的来探望的,包括孩子的父亲,从送汤苏到医院后的那天开始,就躲避着不见,更别说是探望了。

   她们母女两人就一直这样受着那男人的老婆带人来欺负。

   若不是那些人严重影响了医生护士还有其他产妇,他们也不会收着普通病房的医药费,把她安排到VIP病房这边来。

   眼前带着微笑的女人,是第一个真心实意的,来探望汤苏的。

   汤苏的母亲心想着,这个女人,跟搞大汤苏肚子的男人相比,到底谁的权力比较大?她能不能帮汤苏出一口气?

   “伯母好。”念穆打着招呼,目光又落在汤苏的身上。

   自从她住院后,员工群关于她的消息就没有停止过,经过有心人的爆料,说汤苏的孩子是赵光贤的以后,员工群就更加轰动。

   想必他们因为赵光贤的原因,还没有人来探望汤苏。

   不然,汤苏的母亲表情怎么会这个样子。

   老人家的眼中含着泪水,她的情绪有些激动,“念女士,您是小苏的上司,您一定要帮帮小苏,这件事她是有不对,但是她也是个受害者啊。”

   念穆听着她的哭诉,甚至要她去帮忙,眉宇之间一片的冷清。

   汤苏听着母亲的哭诉,颇为不好意思的,毕竟此前,她才做了一些对不起念穆的事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