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瓜影视app安卓下载污

..co,最快更新拐个王爷去种田最新章节!

孔甲子比刘金贵优秀太多。

却也正是因此,陈果儿担心陈莲儿执迷不悟,耽误了自己的终身。

陈莲儿没说话,只是幽幽的叹了口气。

月光铺陈在她的脸上,带了一丝淡淡的忧伤。

陈果儿心一沉,看这样子陈莲儿还是心存幻想,有心想劝她,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。

静默缓缓的在屋子里流淌。

良久之后,直到陈果儿以为陈莲儿睡着了,才听她叹了口气,“果儿,说苹果好还是萝卜好?”

陈果儿一愣,随即就明白了她的意思。

孔甲子就好像是苹果,刘金贵是萝卜。

“姐……”陈果儿刚想说话,被陈莲儿打断。

“苹果好吃对不对?”陈莲儿一笑,“不光好吃,还好看。”

森林里的芭蕾姑娘让人着迷

陈果儿神色一滞,这个比喻还真恰当。

“但苹果也贵,不是咱庄户人家吃的起的。”陈莲儿再次喟叹,“萝卜虽然不好吃,但能吃饱,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。”

月光照在陈莲儿的脸上,带着一抹释然,看来她是真的想明白了。

陈果儿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。

翌日一早,陈果儿离开家准备去辽南府,临行之前她先去了一趟安家屯,看看镇北王住的习不习惯。

其实这话根本不用问,肯定不习惯,从来都是由俭入奢易,由奢入俭难。

“还好,这里挺宽敞的,环境也不错,比我老家的院子大多了。”镇北王笑道。

他状态还不错。

这里虽然小了些,但至少是安的。

两人又说了会话,陈果儿也说了辽南府那边的仙客来依旧被查封,她想去看看。

“让十三陪去吧,路上也好有个照应,刚好他也要回去辽南府一趟。”镇北王道。

原本他也打算让小十三或者赵五去一趟辽南府,又担心无法过关,正在为难之际,刚好陈果儿来了。

“这不太容易啊。”陈果儿面露难色,“这里还不像京城,万一遇到熟人……”

辽南府原本是赵家的,他们在这里更容易被认出来。

小十三曾经也是十三爷,很多他不认识的人却认识他,这不足为奇。

“王爷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吗?”陈果儿又问道。

如果她能帮忙的,就直接帮他们办了。

镇北王沉吟了下。

他上次离开辽南府十分匆促,不少东西都落下了,其中就有他当初被册封时候的金册,以及镇北王的金印。

最重要的是,虎符也留在了那里。

当初他中了埋伏,赵家军也被打散了,虎符由他身边最亲信的谋士拿着。

镇北王这次派小十三回去,就是为了虎符。

有了虎符,他就能调动军队,重新集结赵家军,将辽南府夺回来,这个决心是他在离京的那天就下了。

除此之外,他让小十三去还有另外一个原因。

当初他存了不少金银珠宝,另外还有不少买卖铺户,以及房契地契。

那些并没有放在镇北王府,而是一个可靠的手下在管理着。

接下来无论是他们在这里生活,还是招兵买马,都需要大量的银子。

陈果儿看出了镇北王的为难,笑了下,“是我多嘴了。”

镇北王摆了摆手,事到如今他已经将陈果儿当自己人了,自然也没必要再瞒着她,将想法说了出来。

况且他也需要陈果儿的帮忙,她可是跟丐帮关系甚密。

哪怕陈果儿没说明庞金魁等人的身份,镇北王也猜出了一二,毕竟现任的丐帮帮主和赵九是至交好友。

这次换成陈果儿沉默了。

“觉得不妥?”镇北王微微蹙眉。

辽南府原本就是赵家的,却被大皇子窃取了去,他的东西自然要夺回来。

这有什么不对的?

陈果儿斟酌了下,才道:“我怎么想不重要,重要的是王爷为了一逞平生抱负,却不问苍生几何,我觉得不太好。”

镇北王有镇北王的立场。

陈果儿也有陈果儿的立场,她是立场也就是普通百姓们的立场,没有人愿意遭受兵灾。

一旦开战,最倒霉的永远是老百姓,到时候颠沛流离,居无定所,饿殍遍地,不知道要死多少人。

而镇北王为了一己私怨,这么做太不人道了。

镇北王眉头皱成了川字型,强忍着怒意,也就是陈果儿敢在他面前这么说,换个人这会早就尸首两分了。

“再说……”陈果儿迟疑的看着镇北王,“我觉得时机也并不成熟。”

无论是召集旧部,还是招兵买马,都不是那么容易的。

至少需要一个地方。

这里紧挨着辽南府,这会大皇子的军队还不知道撤没撤,有点风吹草动很快就会传到那边。

到时候派兵来攻打镇北王,他们根本招架不住。

陈果儿把这番话说了一遍。

镇北王再次沉默,扳着桌沿的手猛的收紧,这些又何尝不是他担心的?

可不这么做他又实在不甘。

赵家一百七十三口也不能白白丢掉性命。

“若是九儿还在……”镇北王幽幽叹息,想起英年早逝的赵九,心痛如绞,“只可惜……”

赵九手里有御赐的匕首,可以代替虎符,而且赵九在军中的号召力不下于镇北王。

他们父子联手,胜算会大大增加。

“九爷当然在。”陈果儿迎上镇北王惊疑不定的目光,神色严肃的道:“王爷以为被送到京城的是九爷?”

难道不是?

镇北王猛的抓住陈果儿的手腕,手指下意识的收紧,生怕听错了。

陈果儿感觉手腕骨都要被捏断了,赶紧出声提醒。

镇北王这才松开了手,急切的问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陈果儿就把曾经亲自验证的事说了一遍,“我可以肯定那个人绝不是九爷,事后不少人都没找到九爷,他一定还活着,只是我们不知道他在哪里。”

陈果儿始终坚信赵九没死。

镇北王的眼底燃起了希望,却又不敢相信。

纵然战场上没找到尸首,却也没人见到赵九活着离开,两军交战不会只在一处,说不定埋骨别处没被发现也未可知。

但至少现在还有一半希望。

镇北王心中忐忑不安,屋子里再次静默了下来。

“父亲。”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屋子里的静默。

进来的正是小十三……

作者题外话:今天的三章部奉上,每天零点三十分更新,么么哒!

另,有银票的亲们欢迎投给花花,拜托啦!

么么哒!